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19岁少年“卖血”后猝死,涉事天坛生物年采血浆2035吨

时间:03-22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72

19岁少年“卖血”后猝死,涉事天坛生物年采血浆2035吨

谁来为悲剧负责?作者 | 于婞编辑丨武丽娟来源 | 野马财经一个少年的离世,把“卖血”的生意推到了公众面前。随着事情的不断发酵,涉事企业忻州天坛生物单采血浆有限公司已停业整顿,配合调查。3月20日,涉事单位背后上市公司天坛生物(600161.SH)也公告做出回复,称此前报道中提及的最短献浆间隔天数为12天为不实信息,忻州浆站严格按照相关规定确保献血浆者两次献血浆间隔不少于14天。同时,经查询,该名献血浆者年龄等基本信息及其实施献浆时相关体检资料,资料和条件符合采浆要求。天坛生物表示,公司对于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深感痛心和惋惜。就在2个月前,天坛生物刚刚发布了2023年业绩预告,通过销售血液制品,公司去年营收51.82亿元,同比增长21.59%;归属净利润11.03亿元,同比增长25.23%。不过“卖血”少年的意外猝死牵动了不少投资者的情绪,相关报道发布后,天坛生物股价连跌4天,3月21日报收26.58元/股,总市值437.99亿元,四天缩水超30亿元。有偿“献血浆”据济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新黄河”报道,1月15日,家住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的19岁少年赵伟在家中突然逝世。其父亲描述,赵伟在逝世前八个月时间内疑似连续被抽采血浆多达16次,最短的“卖血”间隔天数为12天。而在离世的10天前,赵伟曾去当地医院检查,检查单诊断显示其重度贫血,疑出现造血功能障碍。另外,在赵伟的手机聊天记录里,记录着他被人接送到“忻州血浆站”变卖血浆的过程,“接头人”每次支付给他260元-300元左右的费用。事情曝光后,网友大为震惊。一方面是为少年的离世感到惋惜,另一方面,惊异小说里的“卖血”又发生在了现实生活中。事实上,事件中的“卖血”卖的并不是血,而是血浆。而“血站无偿献血”和“单采血浆站采血浆”也大不相同。据野马财经了解,血站是采集、提供临床用血的机构,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公益性组织。而单采血浆站一般是由企业设置,它实行机械采集单采血浆,不能用于临床,其唯一的供应对象是血液制品生产企业,用于制造血液制品。据“新华社”此前报道,对单采血浆站的管理依据是1996年实施的《血液制品管理条例》。目前我国还没有相关规定要求采集血浆必须是无偿的。国际上单采血浆有有偿的,也有无偿的。值得注意的是,在赵伟离世一个月后,今年2月27日,涉事的忻州天坛生物单采血浆有限公司还曾在公众号科普“献血者最想知道的30个答案”。其中提到,“献血浆”给钱是误工补偿。由于献血浆不像献血是可以在献血屋或流动采血车上完成的,必须到固定血浆站完成体检后在站内献浆,采浆需要半个小时左右以上,会产生车费和误工等情况,按照国家规定给予适当的误工补偿,所以献血浆给的钱并不是所谓的营养费或是卖浆钱。来源:公众号截图不过赵伟的去世究竟是否与“卖血”有关,还未可知。疫苗专家陶黎纳对《华夏时报》表示:“如果认为献血浆直接导致赵某死亡,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按照14天采集血浆的规范来说,一个月限三次采血次数,时间上是可以实现的,所以,一定要看到采浆的原始记录才能确定是不是违规,再有,违规和违规导致死亡又是两回事。”陶黎纳认为,这种情况发生已经成为事实,但到底什么时原因去世的尚不清楚。如果没有尸检的话,我认为把这个说成是献血浆导致的死亡,完全是牵强的,就好像说是打疫苗以后死掉,就说疫苗引起的,这种因果关系不能成立。至于是否有违规操作?《献血浆者须知(2021年版)》显示,献血浆者两次献血浆间隔不得少于14天,一年内累计献血浆次数不得超过24次。但据“新黄河”报道,有关单据显示,赵伟两次抽采血浆的最短记录仅有12天。不过天坛生物在最新的公告中否认了这一说法,并表示“忻州浆站严格按照相关规定确保献血浆者两次献血浆间隔不少于14天。”其还强调,公司所属浆站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单采血浆站质量管理规范》、《单 采血浆站实验室质量管理规范》、《单采血浆站技术操作规程》等有关要求合法经 营。公司所属浆站已建立了较为完善的质量管理体系,并持续加强浆站合规经营 工作。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律师认为,根据《献血法》的规定,血站违反有关操作规程和制度采集血液,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给献血者健康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赔偿,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3月19日,忻府区卫生健康和体育局发布情况通报称,涉事企业已停业整顿,配合调查。忻府区工作专班已进驻涉事企业,正在对该企业采集血浆的组织动员、健康征询、体格检查、血红蛋白检查等工作环节以及死者赵某献血浆有关情况进行认真调查核实,并将视调查核实结果依法做出相应处理。2023上半年采集血浆1125吨股权穿透后发现,忻州天坛生物单采血浆有限公司是天坛生物通过成都蓉生药业有限责任公司控股的孙公司。血液制品是现代生物制品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医疗急救、战争、重大灾害等事件中,具有不 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是关系国家医药卫生安全、国防安全和生物安全的重要战略物资。由于其重要性,血液制品是一个受国家高度监管的产业。2001年起至今,中国没有新增获批血液制品生产企业,对血液制品生产企业实行总量控制,目前国内正常经营的血液制品企业只有28家。而天坛生物就是其中之一。作为“血液制品龙头”, 天坛生物从事的主要业务是以健康人血浆、经特异免疫的健康人血浆为原材料和采用基因重组技术研发、生产血液制品,开展血液制品经营业务。在研和在产品种包括白蛋白、免疫球蛋白、凝血因子等血液制品。天坛生物生产血液制品所需主要原材料为人血浆,由公司所属单采血浆站依法取得《单采血浆许可证》后,在划定的采浆区域内进行采集。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上半年,天坛生物单采血浆站数量及采浆规模持续保持国内领先地位。公司所属单采血浆站总数达102家,浆站分布扩大至全国16个省/自治区,其中:在营单采血浆站数量76家,筹建浆站26家。去年上半年,天坛生物采浆量再创新高,所属76家在营单采血浆站采集血浆1125吨,同比增长10.8%。而2022年,公司所属60家在营单采血浆站采集血浆2035吨。在血制品领域,得血浆者得天下,采浆量会直接影响血制品公司的利润规模。随着采浆量的不断扩大,天坛生物近年来业绩也是节节攀高。过去的2020-2022年,天坛生物营收分别是34.46亿元、41.12亿元、42.6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43亿元、10.69亿元、12.05亿元。2023年,天坛生物营收预计51.82亿元,同比增长21.5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03亿元,同比增长25.23%。对于业绩上涨的原因,天坛生物表示,主要由于2023年度产品销量增加带来销售收入持续增长。如今悲剧发生,天坛生物股价在舆论漩涡中应声下跌,而其孙公司的操作是否合规?还有待相关部门的进一步披露。你身边有人有过采集血浆的经历吗?评论区聊聊吧。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